大圣
武林盟主

十大杀手

-->


神兵利刃——罗纳尔多

如果一定要把罗纳尔多形容为某种武器的话,那他一定是那种江湖中传说的神兵利刃,只有功力已至巅峰的高手才配使用。未见其锋,便已心寒,而令对手心寒的正是那种漫天飞扬的凌厉杀手,大多数人甚至在还没有机会使出一招半式时,就已在杀气中窒息,而杀气正是神兵利刃最可怕之处。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与罗纳尔多同场较量,但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一定都有这样的一种体会,那就是一旦K近他,就会感觉到一股刺骨的杀气和这种杀气所带来的深深恐惧。有时候完美到达极致时,也能化为令人恐惧的巨大压力,罗纳尔多正是力量、速度以及技术的完美组合,在足球场上,他的第一次射门,每一次带球晃动,甚至每一次突破都会给对手带来巨大的恐惧,而一种真正的恐惧,非但能令人心身麻痹,更能令人意识和肉体在瞬间崩溃。卡恩与罗纳尔多的对决无疑是江湖中绝顶高手的巅峰之战,经此一战之后,江湖中流传已久的传言终成现实:上古神兵,再现江湖。



长剑——劳尔

伯纳乌球场,翩翩少年,白衣如雪,迎风而立,动如脱兔,静如处子。于万人注目之中,从容杀入敌阵,斩敌上将,全身而退,能如此集潇洒与杀气于一身的,唯有劳尔。劳尔就是当今江湖中最可怕的一把剑。关于这把最可怕的剑,江湖中有很多传说:当它未曾出鞘时,有如一湖碧水,令人沉醉;一旦长剑出鞘,则寒气逼人,映人毛发;出手时剑光一卷,如星雨银河,对手已悄然倒下,而如霜雪般的剑刃之上,却滴血未沾。这就是球场上的劳尔,更是最可怕的温柔杀手。杜甫诗中有云:“昔有佳人公孙氏,一舞剑器动四方,观者如山色沮丧,天地为之久低昂,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”说的虽是公孙氏举世无双的剑法,但用于形容劳尔这把西甲名剑也决不过分。在他的面前,再有名的神兵利刃也无法掩盖他的光芒,而在西班牙,即使是他的敌人也无法长久保持对他的仇恨,因为他已经是整个西甲武林的象征。



神箭——享利

“林岸草惊风,将军夜引弓,平明寻白羽,没在石棱中。”说的就是百步穿杨的神箭。而在球场上,享利便犹如一支这样的神箭。箭,锋利不如刀枪,刚猛不如锤斧,但你若因此不把它放在心上,你就会大错特错,而在两军对垒的战场上,这样的错误只要犯一次,便足以致命。久经战阵的江湖中人都知道,当一利箭瞄准你的时候,即使它在百步之外,你也必须集中全部精力做好防备,因为箭最可怕之处,莫过于它闪电般的速度,哪怕是你有了片刻最轻微的疏忽,它便已经呼啸而至,直插你的心脏。享利即便是凭借神箭绝技博取英伦第一高手之位,但神箭之威名足以令各路好汉闻箭色变。



霸王枪——舍甫琴科

枪为百兵之祖,在江湖中也许是最为普通的兵器,而武林中流传的枪法也是数不胜数。你可以不知道天下最高明的枪法,但你决不能不知道天下最有威力的一杆长枪,这就是被奉为枪中之神的霸王枪。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,霸王枪的枪尖若是刺在人身上,固然必死无疑,就算枪杆打在人身上,也得呕血五斗。在球场上,舍甫琴科就是这样一杆霸王枪,聚千斤之力于枪尖一点,则敌人受力无异于万斤巨斧。但举重若轻,又决不失之板迟滞,即使遇到强大阻力也会宁折不弯,直刺敌人咽喉。想当年,霸王枪在欧洲赛场上初现江湖,便已惊起漫天风雨,如昔日燕人张翼德手中的丈八蛇矛,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,打遍天下难逢敌手,引起亚平宁各大豪门争相网罗,霸王枪从此威名远播天下。



暗器——因扎吉

刀光剑影固然能制人于死地,但武林中还有另外一种致命武器——暗器,神鬼莫测,来去无踪。暗器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不会逼迫你露出破绽,却只是永远在窥刺着你的破绽,而最终暗器的出手也只需要对手的一个破绽。这就犹如因扎吉自己从不会去创造机会,但他只需要一个机会便可以进球。暗器有很多种,而在球场上的因扎吉无疑是最致命的那一种,他便如同那一种粹过剧毒的钢针,细如纹须,令你无从提防。他潜伏在禁区之内,无需出手便让对手感觉到如芒在背,而当他真正出手时,也绝不会声势惊人,或者卖弄花巧,他所需要的只不过是在你身上轻轻的一刺,但这一刺却见血封喉,一针致命。也许会有人认为比之刀枪剑戟,暗器不够光明正大,但在江湖上,暗器名家同样受人尊重,因为任何一种技艺达到完美,都会令人无法抗拒。



长鞭——皮耶罗

长鞭,灵性十足,刚柔相济,变幻莫测,亦如球场上的皮耶罗,精明诡秘,难以揣测。在十八般兵器当中,长鞭当属最难以驾驭的一种,它看似柔软无骨,毫无刚猛之力,但一遇阻力,却可在瞬间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反击力。武林高手手中的长鞭骄若游龙,天若惊鸿,长可攻远,短可及近,总是能在看似绝不可能的方位突然袭来,给对手致命一击。而旁观者则往往会惊艳于长鞭迎风舞起时瞬间的醉人风采,唯有它的对手才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凌厉杀机。作为一个纯粹的杀手,皮耶罗的最可怕之处在于他的灵感,想象力和创造力,但是于观球者而言,这也正是他最具魅力之处。长鞭的确比其它任何武器都更加独特,也比其他任何兵器都具有天赋的美感,但无论如何,一旦你成为了它的对手,那么长鞭之美也就成为了蕴含杀机的可怕之美。



铁拳——克雷斯波

如果说拳头也能做杀人武器的话,克雷斯波无疑应当是一双铁拳。刀有刀法,剑有剑道,而铁拳之道在于出手干净利落,决不花哨,但拳拳所中,皆为要害。在江湖中越是简单的武器往往越是可怕,而在球场上,越是简单的进球方式也越是容易成功。与其他武器相比,拳头毕竟是血肉之躯,你若没有抢先一步发现对手武功中破绽的本事,却还要用拳头与别人硬拼,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胜算。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有拳头,但选择以拳头作武器的人却并不太多的原因。在球场上的克雷斯波也许缺乏令人眼花缭乱的盘带,也没有闪电般的长途奔袭,但他天赋的杀手第二感,总能令自己迅速发现对手最脆弱的环节,并且在最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最正确的位置,重拳出击,一招制敌。凡是曾与克雷斯波较量过的人都不会忘记被铁拳击中的滋味,而也正是这双铁拳曾经在一年之内横扫意甲17路豪门,成就了当今江湖第一高手的威名。



潜龙宝刀——范尼斯特鲁伊

江湖中刀客无数,好刀亦无数,但是有一把潜龙宝刀,每当江湖上的侠客们提起时,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。这不仅是因为这把刀创下的赫赫威名,更是因为它代表着一种权利和地位,犹如范尼斯特鲁伊和他身后的曼联队,在英伦赛场无人可以取代。刀名潜龙,亮如霜雪,未出鞘时,光芒晦暗,毫不引人注目,若一旦出鞘,扬起漫天雨雪则必然夺人性命。你若与这把刀狭路相逢,最明智的选择莫过于不让它接近你身前三尺之内,否则一旦容他拿出必杀绝技,无论你身体如何灵活,他都会一刀击中要害。这如同球场上的范尼,只要容他在禁区内拿球,则近在咫尺的球门就已危在旦夕。李白有诗云:“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,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,事过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正是范尼的最好写照。



战斧——维耶里

战斧,刚猛无敌,锋利无匹,用于战场上则摧城拔寨,所向披糜,用于江湖决战,则可以无出路处杀出一条血路。而维耶里在球场上无疑就是这样一把战斧,无论对方的防线多么强大坚固,在他面前总显得脆弱不堪,在号称世界上防守最好的联赛中,维耶里屡屡梅开二度,乃至连中三元,若无战斧般强大的杀伤力,绝不可能办到。若与刀剑,乃至长鞭相比,战斧的确缺乏赏心悦目的优雅,或者令人目眩的光芒,但战斧就是战斧,挥动时带起漫天血雨,令对手胆寒,令观者心惊。凡俗之流武功纵然低微,仍可持刀挥剑,游荡江湖,但唯有强者,才有实力选择战斧。当你看到在阳光的照耀下,战斧的锋利边缘映出隐隐血光之时,也许你觉得它太过残忍。但在江湖上,无论你选择何种武器,败者倒下,唯有胜者被人们永远铭记。



玄铁钩——特雷泽盖

这是一柄粹取玄铁精华锻造出来的钢钩,即便是被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所包围,也无法掩盖它摄人心魄的寒光。遥想三年前的欧洲杯,在荷兰鹿特丹费耶诺德球场如血的夕阳之下,两大高手的巅峰之战中,就在胜败似已决定的一瞬间,正是这把钩横空出世,一招制敌,一战成名。玄铁钩钩头状似半圆,外表看似平钝无锋,实则内藏杀机,似剑似刀而又非剑非刀,对敌之时,剑法刀法确又均可借用,招式变化莫测,在对手促不及防之间,出奇制胜。而球场上的特雷泽盖也从不锋芒毕露,却又处处挥洒自如,一旦发现对手死穴,一瞬间便可爆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。在威震江湖的十种武器中,玄铁钩既可兼有刀之轻灵,剑之潇洒,亦可具备斧之无情,鞭之诡秘,虽未必能排名江湖第一利器,但却深通克敌制胜之道,江湖中人无不梦寐以求。





[ Last edited by 大圣 on 2004-6-7 at 16:55 ]
#1楼
发帖时间:2004-06-07 16:30:39   |   回复数:1
dove2001
武林高手
老毛桃winpe u盘版版告别繁琐,简单易用,一盘两用,携带方便.不需要任何技术基础,一键制作,自动完成制作,平时当U盘使用,需要的时候就是修复盘,完全不需要光驱和光盘,携带方便。电脑应急,工具齐全,最给力的帮手!
http://www.laomaotao.net/?J6648
2月前 #2楼
游客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