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亦谦
江湖小虾

[IT业界] 挖矿逐梦记:大浪无声,置身事外者也被卷入其中

-->

如果看烦了“区块链”,不妨再回头瞅瞅挖矿。

相对于区块链种种云里雾里甚至玄之又玄的议论,挖矿这项事业就具体且实在得多。挖到即赚到,有真切可感的满足。

自2017年4月,“挖矿”一词的搜索指数开始飙升。可以确信,这并不是说传统矿产的开采突然受到关注。与此趋势相映照的应该是,比特币价格已经迎来暴涨的大势。

以人民币计算,当时比特币上升到7000元级别。此后,这一数字还会一路涨过12万——十七倍。如果当时“上车”,那么暴富也并不算空想。

实际上,因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实现财富跃迁,甚至财富自由的人不在少数。或是洞察先机,或是冒险一搏,或是单纯当做投资游戏,总之有人在热潮来临之前,以极低的代价攒下了数量不算很少的币。

攒币的方式,有人靠买,有人靠挖。

比特币的出现带动了好几波浪潮,比如ICO,比如对区块链的关注,也包括挖矿。其中第一个受到了舆论的普遍抨击,第二个引起了与所谓“古典互联网”的争议,而挖矿,一直隐于大潮之中闷声行动,但终免不了质疑,甚至是禁令。

原本置身事外的人,也难免被卷入这浪潮之中。

在挖矿引起较多关注之前,国内的资深矿工已经默默运作六年。可时至今日,即便比特币的议论翻过好几轮,区块链的争议四处生火花,矿工的身影依然在公开报道中少有提及。

不是媒体无心,而是这个群体有意保持低调。这倒跟矿场的居处暗暗扣合——它们多在人迹罕至之地。

但挖矿的机器并不低调。巨大的轰鸣声,甚至会在矿工休息时,仍回荡在他们耳朵里。云峰金融发布的一篇《我做比特币矿工这一年》中,如此写道:

“在上了第一天班后,我冲出仓库后干的第一件事情是在淘宝上买了副耳机,后来拿了几个月工资后,又换了一副降噪的。仓库里的噪音实在太大,不带耳机的话,回家睡觉的时候仍然耳鸣的像是躺在机器旁边。”

挖矿是争分夺秒的全球竞赛,有意竞争,就意味着无修歇的劳作。“时间就是金钱”。

根据中本聪的设计,矿工们通过参与维护比特币网络节点,协助新区块生成来获取一定量的新增比特币。新区块约每10分钟生成一个,速率恒定,与之对应的是,奖励给矿工的比特币数量会周期性减少,竞争比特币的难度则周期性增大。

2009年1月,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挖出“创世区块”,获得了50个比特币的奖励。这种报酬每四年半减半,现在的报酬降至12.5比特币。而这些年来,挖矿的难度大大增加,以设备划分,已经走过了CPU挖矿、GPU挖矿、专业矿机挖矿三个阶段,来到了矿池挖矿的时期——

单个矿机的算力很难再挖到比特币,于是矿工将矿机集中,形成了矿场和矿池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场竞争中来,矿机的轰鸣正在世界更多角落响起。

这种竞争的热闹和参与者的低调形成对比,而实际上,挖矿运作不只会产生巨大声响,也会带动参与者做空间上的迁徙。

对矿场来说,电费的开支在成本中占据极大比例。为了便宜的电价,他们甚至会像候鸟一般跨越千里。

以国内矿场为例,入夏时候它们可能出现在四川的深山,而到夏末秋初,又会向新疆内蒙古等地转移。因为四川在夏天丰水季的电价很低,水电站电费的边际成本接近于零,有的矿场甚至会承包水电站来供应生产。

此外,因为各地政策不同,也会引起矿场做大范围的转移,包括跨越国界。目前,北欧、俄罗斯等正在国际上受到矿场追捧。

与挖矿事业低调品性映衬鲜明的,还有参与者巨大的财富野心。同样来自于一篇广为流传的比特币矿工自述:“挖矿确实赚钱很快,但我的目标是赚1000个亿,而不是冲着一个亿、两个亿来的。不过,目前我不太方便透露我有多少资产。”

但这一自述无法验证其真实性。

实际上,比特币的开采不能说没风险,币的价格有超乎想象的暴涨,也有让人抓狂的暴跌。不过在这股浪潮之中,倒是有一类生意似乎稳赚不赔,那就是工具的生产者。

包括矿机的生产商,也包括芯片显卡的生产商。前者直接对接到矿工,后者则在更上游牟利。

今年1月19日,张忠谋谈到新兴市场时直接指出,推动2018年台积电营收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,是加密货币挖矿或生产持续保持强劲势头。当时世界排名前两位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均是台积电客户。

不只是台积电。根据外媒报道,在2017年12月,三星成功研发出了14纳米ASIC(专用集成电路)芯片,并与比特币挖矿硬件制造商Baikal签署协议,为后者挖矿硬件提供芯片。而在今年1月,三星电子另与一家中国挖矿硬件制造商签订代工合同,将批量生产比特币挖矿芯片。此外,三星开始批量生产适用于挖矿的显卡DRAM。

受益者里还少不了英伟达和AMD。在英伟达公布2017年第四季度业绩时,根据官方表态,虽然挖矿对其业务的贡献难以量化,但市场需求超出预期。

在AMD这边,挖矿跟业绩的关系就紧密得多。市场调查公司Jon Peddie Research认为,AMD是挖矿大潮中最为受益的芯片厂商。虽然游戏是目前GPU销售最重要的推动力,但挖矿者为GPU销售作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游戏。

很大程度上,挖矿造成了AMD显卡价格大涨。有人调侃,这些显卡成了理财产品,因为越来越贵。

同样成为理财产品的还有矿机。以较为流行的一款蚂蚁矿机S9为例,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提及,这款机器的出厂价在17000元,十天时间便涨过20000元,而最高价达到了32000元。(注:目前官网S9价格显示为14000元)

有人炒币,有人炒矿机。后者中的一员有这样的形容:炒币快进快出,赌的是运气;炒矿机则不是,矿机每天都会有收益,就像股票分红;等使用一两年后,遇到牛市,还可以转手再卖一个好价钱。

但这还不够稳。根据美国投行伯恩斯坦析师的估测,蚂蚁矿机生产者比特币大陆的收益才最让人惊叹。

据其估测,比特大陆2017年的营业利润可能达到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,这一数据至少与芯片巨头英伟达相当。可是达成这一业绩,英伟达耗费了24年,比特大陆仅用了4年。

多数人对于挖矿仍所知甚少,不过其耗电之大,已不得不关注。与之相关的安全问题,也日渐增多。一般人即使不去关注挖矿,也可能避不开它的影响。

根据Digiconomist比特币能耗指数,截至2017年11月20日,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已超过了全球159个国家的年度用电量。摩根士丹利报告预测,在2018年,比特币的电力需求预计将增长三倍,一年的用电量相当于阿根廷全国一年的电力需求。

在美国纽约州城市普拉茨堡,已经考虑禁止该市的比特币挖矿活动。该市市长表示:“我们的用电量大幅上升,超过了我们的上限,正在影响我们的纳税人”。

过去数月,普拉茨堡用电量激增。这被怀疑与挖矿相关。当地电力部门透露,该市至少有两家虚拟货币矿商,其用电量达到11.2兆瓦。

而在冰岛,早有议员提议要针对挖矿获得的利润课税。因为先天地理环境优势,冰岛受到了挖矿投资者的青睐。挖矿计算机需要冷却才能维持运作,而冰岛的寒冷气候正派上用场。同时,冰岛几乎100%电力都来自再生能源,也是挖矿的绝佳条件。

但对冰岛来说,这种青睐未必是好事。有再生能源公司预测,2018年冰岛挖矿用电将会超越全国居民的生活用电。此外,挖矿被一些人视作投机行为。冰岛海盗党议员曾在Twitter表态:“挖矿几乎不需要员工,需要投入的资本相对小,也几乎不需要纳税,对冰岛的价值几乎为零。”

同时需注意的,还有安全问题。因为挖矿需要大量的算力资源,在拥抱挖矿的过程中,出现了一些古怪手段。

根据腾讯发布数字加密货币报告,整个2017年,行业内频频爆出各种挖矿木马,且木马隐藏手段越来越高明,实现了从“裸奔”到“隐身”的升级。

在2017上半年的“裸奔期”,挖矿木马作为僵尸网络的一个新拓展“业务”,做到了挖矿、DDoS(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)两不误。而进入下半年的“遮掩期”,挖矿木马开始隐藏到浏览器、插件、外挂辅助等普通软件进行传播。

2017年年底,一个名为Archive Poster的浏览器插件被爆植入挖矿木马,影响数十万台用户机器。

2017年年底,腾讯电脑管家发现一款名为“tlMiner”的挖矿木马,隐藏在《绝地求生》辅助程序中进行传播。该木马由一游戏辅助团队投放,单日影响用户高达20万。


报告还指出,下半年也进入到挖矿木马的“隐身期”,它们直接嵌入在网页中,在用户上网看小说视频的同时“隐身”后台偷偷干活。

2017年9月,数百个色情、小说、游戏网站在其网页内嵌了挖矿JavaScript脚本,用户一旦进入此类网站,JS脚本就会自动执行,占用大量的机器资源挖取数字加密货币,导致电脑异常卡顿。

据预测,随着数字加密货币价格持续上涨、挖取难度不断增大、数字加密货币数量越来越少,可以预见2018年由数字货币而起的犯罪活动或将呈现高发态势。

此外,今年1月360烽火实验室发布了Android平台挖矿木马研究报告,数据显示,从2013年开始至2018年1月,实验室共捕获Android平台挖矿木马1200余个,其中仅2018年1月Android平台挖矿木马接近400个。

报告分析称,随着2017年年底电子货币价格的一路高涨,挖矿技术的成熟,手机挖矿木马在也呈爆发式增长。

即使不去挖矿,普通人的生活与挖矿者还是可能以某种形式连结到一起。

#1楼
发帖时间:2018-03-13 18:03:50   |   回复数:1
911degrees
超凡入圣№
非常感谢,谢谢分享
1月前 #2楼
游客组